kissciaos

【蝙超】来自煎饼果子手作工坊的你(上)

难得看虐文看饿了

奶酪虾球:

概要:来自高维度世界的生物统治了地球,煎饼果子成了唯一的流通货币。蝙蝠侠为了生计来到哥谭最有名的赌(那个)场和夜总会——the Iceberg Casino,遇到了家财万贯的肯特美味家庭小厨房的总裁——克拉克·肯特。然而,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远不止于此。




警告:类站街梗,写不来黑色幽默所以通篇都是雷,Mpreg提及,后面可能会偷渡12。


-------------------------------------




来自高维度世界的生物侵略了地球。没有一股地球力量可以同近神般的生物抗衡,最终,人类别无选择,只能向高维生物妥协。




统治者的入侵预示着地球文明的堕落。


煎饼果子成为了世界唯一的通行货币和固体食物,和其相关的原材料、人工价格和税收也水涨船高,大工厂流水线生产成为主流,而个体煎饼经营则销声匿迹。由于保存周期短和流通不易,人类经济几乎停滞:高等技术的从业者和路边街道清洁工的日薪基本相同;与此同时,阶级固化也愈发严重(因为几乎没有企业和个人能拥有大量新鲜的煎饼来收购公司和地产)。




然而幸运的是,所有的反叛者都没有收到死亡判决,因为不难想象——近神般强大的力量和智慧不需要杀戮,就能轻易统治人间。大陆战略专家蝙蝠侠从而成功转移地下,水军的有生力量海王军队潜入海底避世,而空中战场的钢铁之躯从最后决战的开始就不知所踪。




有些人类选择战斗,他们的派系在全球各地生根发芽,然而高维空间的力量总能在第一时间觉察这些小小的反叛火种,并将其快速熄灭。


有些人类选择妥协,以自由和饥饿的小小代价,换取生命安全的保护。




----------------------------------------


根基深厚的韦恩企业由于妥善经营和大胆的风险投资,基本维持着收支平衡。然而所谓侥幸的收支平衡,也只是上至董事CEO,下至普通员工,能满足一人一天两份煎饼果子的供应量。而这样数量的食物供给,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韦恩庄园,连温饱需求都难以达到。




正规的大型企业员工都难以维持温饱,就更不用说从事非法勾当的罪犯了。哥谭的犯罪率因此一落千丈,“可怜的”反派们实在连吃饱饭搞事的力气都没有。




今天的韦恩先生似乎有些开心,在支付完高额的煎饼果子制作税、员工的基本工资和韦恩慈善的食物供给之后,韦恩食品为他送来了整整六块煎饼果子。也就是说,他的管家和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的晚餐 终于有着落了。




不过现实的玩笑就是开得这样残忍。回家的路上,心软的韦恩先生将手中的两块煎饼分给了街角乞讨的五个孩子的单身母亲,然后被蜂拥而来的饿鬼们扑了个满身大汉。




当布鲁斯拖着一身的瘀伤和煎饼碎屑回到他的玛拉莎蒂车前,一眼就扫到一个正在撬他车轮的小鬼。


布鲁斯飞速地制住了他,无奈道:“Son,你应该知道,这样的一个车胎在黑市连一块完整的煎饼果子都换不到吧?”


手足无措的少年绞着手打量了他半宿,眼睛亮了亮,激动的词句脱口而出:“天哪,你是哥谭的煎饼王子,煎饼果子慈善行动的创办者韦恩先生,我几次饿得半死的时候都是靠你的煎饼支撑下来的。”说着他挣扎起身,摇起了千斤顶,企图把拆卸下来的车轮装回去。


孩子橄榄石般的眼眸闪着光,布鲁斯似是被这光亮灼痛了视线,扭转过头,却看到了不远处的韦恩塔。


一股挫败的苦涩直流到他心底。他祖先十几代奠定的基业在哥谭人心目中居然还不如一个施舍粥篷。他忽然产生一股冲动,想把这个该死的男孩带回去,给他讲上三天三夜韦恩家族的发家史,如果他敢有一点走神,就把他压在膝盖上狠狠的揍屁股。




“嘶——”的一声吸气,把布鲁斯的思绪拉回了现实。面前男孩的手掌被轮圈划了个大口子,鲜血汩汩地往外冒着。布鲁斯迅速掏出西装胸前口袋的方巾,为他压住伤口,然后解下领带,在少年纤细的手腕处绑了个漂亮的结。




布鲁斯的手指轻轻拂过他汗湿的额头,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桶……皮--特……”然后瞥到男人一脸看傻子的玩味表情,改口道“额……我叫杰森。”


“杰森,不介意的话跟我回家吧,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杰森抬头望著布鲁斯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蓝色的瞳仁显得漆黑、幽暗,看不出半点情感。他脑中警铃大作,腿却不听使唤的迈向了副驾驶座。


毕竟,他这样的流浪儿童在人口市场连一块煎饼果子都换不到呢,他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贪恋地回味起男人手指的温度。




-------------------------------------


当布鲁斯带着新捡来的男孩回到韦恩庄园时,手里只剩下了一块半残破的口粮。他的管家只微微叹了口气,便转头去寻消毒酒精和伤口敷料了。懂事的大儿子将一块半的煎饼尽量平均地切成了六份,将自己的那份悄悄推给了发着高烧的幼子提姆,而最小的那个孩子轻嗤一声,拿走了夹着最少面酱的那份。




布鲁斯的胃疯狂地绞痛起来,饥饿比任何事物都要容易摧人心智


提姆滚烫的额头和谅解的眼神灼痛了布鲁斯的心脏。他的孩子们需要营养,他必须做点什么。


布鲁斯轻轻叹了口气,仰头灌下一杯冰水,握了握刚捡回的杰森的手,亲了亲老大迪克的额头,然后风衣一裹,踏进了萧瑟的秋风。




-------------------------------------


他来到了Iceberg Casino——哥谭最大的赌(那个)场和夜总会,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前。过去,这个地方还叫 the Iceberg Lounge,是哥谭最负盛名的酒吧和夜店,蝙蝠侠经常乔装来到这里,通常借着火柴马龙(Matches Malone)的幌子,深入搜集企鹅人和其他黑帮的犯罪资料。




如今的这个地方,每位客人都饥渴地盯着转动的轮盘,翻飞的扑克,和不停跳转的老虎机,希望小小的赌注能为他们迎来一块热腾腾的煎饼。然而,天上怎么会轻易的掉下煎饼果子呢?布鲁斯轻轻地摇了摇头,迈步准备离开。




“你看起来不属于这个地方。”背后一个似曾相识的温柔男声传进了他的耳膜。


布鲁斯回转过头,他的胃肠一阵剧烈的翻搅,冰凉的不适感和烧灼的痛楚并行肆虐着他的神经,他感到一阵阵白色的光点席卷着脑海,只差一点就栽进了一片冰蓝色的海洋。




他捂着胃缓缓坐下,照着以往的经验,调整呼吸,才渐渐恢复了些体力。


这时他才开始打量起方才同他搭讪的男人,他的公文包被自己撞倒在地,名片盒露了出来——肯特美味家庭小厨房CEO 克拉克·肯特(Clark Kent)。


而他刚刚产生溺陷幻觉的蓝色,就藏在对方薄薄的镜片后。布鲁斯这一生只见过两双如这般湛蓝的眼睛,一个是眼前这位,一个是……


The damn farm boy! (这句是52老爷喜欢说的,那个该死的农场男孩233)




是了,几乎没有个体户在做煎饼果子,是因为没有人能在担负高昂的税收和材料后还有盈余,不过显然,这对有着自己农场和超级速度的超人类来说,不是一个问题。


因此,仅由年迈母亲和克拉克两人经营的煎饼手作工坊,在短短一个月内,一跃成为了世界500强。


而这位世界顶级的富豪,过着深入简出的生活,甚至从来都没人能拍到他的清晰近照。




这样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当年他们匆匆组队抵御外敌,蝙蝠侠甚至没有时间一一调查队友的背景情况。就像他甚至不知道超人还有一个普通的地球人身份——克拉克·肯特。他对超人的唯一了解 来源于只言片语的交谈,他只知道超人有个念念不忘的农场,还有就是——他有一位年迈的母亲。




“你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我扶你进去坐坐吧。”说着便把思索问题思索到质疑人生的布鲁斯扶了起来。


布鲁斯一袭黑风衣配上精致的脸部轮廓及修长的脖颈,优雅的就像只黑天鹅,他是那样的英俊、出众,在进门瞬间就夺走了众人的目光。


然而布鲁斯忽略了周围的一切,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天哪,这个可恶的外星人果然扫描了我的身体,那他也一定看到了我临出门前套上的三条内裤!!!




事实上,克拉克其实什么都没注意到,他不会随意启用自己的透视视线,即便他的男伴看起来非常诱人。他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为布鲁斯点了一杯热牛奶,某人泛酸的肠胃在温热液体的抚慰下,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布鲁斯抬头望向克拉克,他掩在镜框下的脸就像希腊神一般完美,健壮的胸膛包裹在燕尾服下,可他却能成功避开所有注目的光。




他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布鲁斯拼命想串联起他脑海中所熟悉的超人,和面前陌生的克拉克,得到的却只是一团乱麻。


既然对方已经先入为主将他辨认成了特殊从业者,那不如就从此处着手吧。反正自己对角色扮演驾轻就熟,布鲁斯这样想着。




“我需要六块煎饼果子。”他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沙哑一点,事实上,这并不难做到。


“我可以给你十二块。”克拉克一脸真诚的说。


布鲁斯抬头,一脸惊讶,这哥们儿莫不是个傻子。




“我知道以现在的市价,一块煎饼果子就能抵上一年的房租了,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尽量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贫苦的单亲母亲,“我有一位年迈的父亲和四个儿子,他们已经半个月没有吃上一顿饱饭了。我被解雇了,这个月第十次。我近期伤了肋骨和尾椎,身体不适合重体力劳动。我尝试着在煎饼果子公司做帮厨,却一次次弄焦了锅,摊糊了饼,被主管骂得体无完肤。”


克拉克一脸无奈的准备接话,布鲁斯却又开口了。


“还有,很抱歉的告诉您,肯特先生,我只提供前面的服务。”




“You are confusing me.”克拉克快速打断了他,“把你的家庭住址给我,我可以在十分钟之内把煎饼果子送达。”


布鲁斯报出一个地址,克拉克在手机终端点下送货的同时,缓缓抬头望了布鲁斯一眼。


那一眼饱含震怒、痛苦、悲伤、疯狂,各种可以描述与不能描述的情绪交织混杂,布鲁斯知道他意识到了什么,那将使他们的关系落入万劫不復,布鲁斯几次企了企唇却又闭上,解释?早就没有必要了。






------------------克拉克的回忆-------------------


当大部分的生活都在和某人一起忙活打转,某一天赫然发现自己的脑中充斥的都是他,大概那就是情感沦陷的开始。




在布满水气的玻璃隔间内,我隐约看见蝙蝠侠的身影朝这儿来,他的麻醉药效还没有完全消除。我知道自己看不清他,他也看不清我,可是只要我想,这层脆弱的保护就能被轻易揭除,然后他的所有身份秘密将会无所遁形。


就在电光火石间,他俯下身,把我紧紧夹在他的胸膛与玻璃门之间,就像三明治的馅一样,然后粗鲁的攫住了我的唇。 


我们是雄性,骨子里流的都是征服掠夺的血液。




为什么我没有推开呢?


大概是因为离死神近了的关系。我想。他从来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的脆弱,我也不会。




经过几番激烈的欢快之后,我们一身大汗淋漓,相拥着沉沉睡去。


然后第二天的清晨,我就收到了那样一条消息……




----------------------------------------------


克拉克的脸部轮廓坚毅而好看,似笑非笑的模样尤其吸引人,但布鲁斯的心已经泛不起任何涟漪。


在地球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消失了,走得无影无踪。“我是恨着他的,无论他是生是死”,蝙蝠侠这样想。正因为超人的缺席,所有反抗军的武器都被摧毁,人类失去了最后反击的机会。




“你是个狂妄自大的指挥者!”克拉克的语气忽然激动起来。


“那你呢?临阵脱逃的懦夫!”布鲁斯懒得与他争执,正欲离开,电话却响了起来。阿福用困惑的声音向他表示——家里收到了肯特美味家庭小厨房送来的十二块煎饼果子。




这时外面已经开始下起暴雨。哥谭该死的鬼天气!


布鲁斯一边侧身钻进驾驶座,一边解释着十二块煎饼的来源,当他正要把车门关上时,一个反作用力将车门拉开,力道大的把他整个人都拉出车外。“我没事,你和孩子们先睡吧——”说完,他赶忙掐断了电话。


布鲁斯在强劲的雨势中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克拉克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怒气,瞪着他,眼神狂乱,布鲁斯企图甩开被他紧紧攥着的手腕,却被瞬间握得更紧。他的五根手指在布鲁斯的皮肤上留下五道鲜明的红痕。




布鲁斯显然对这种状况感到很迷惑。




“你确定你会没事?就像当年,你确定我们的孩子会没事一样?”


布鲁斯听到他冷冷的声音从轰隆作响的雷声中传来,又很快在暴雨中烟消云散。



评论
热度(84)
  1. kissciaos奶酪虾球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看虐文看饿了
上一篇 下一篇

© kissciao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