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ciaos

【蝙超/BS】子承父业还是父承子业?(下,完结)

晏昭泉:

前文:中4


ABO设定,剧情狗血泼天。


蝙超,米乔


总裁X小记者 AU


============================


    乔纳森出院了,他和克拉克被阿尔弗雷德一起打包带回了韦恩庄园。


    韦恩家的主人住院了大半个月,媒体早就将这件事翻了好几个版本。大家都知道布鲁斯的车在那个暴雨之夜遭遇了严重的车祸,车上除了他和他的儿子之外,还有两个从来没有被曝光过的人。当时在等待救护车的途中,已经足够一路跟随的狗仔记者拍下清晰的照片,克拉克和当时已经彻底昏迷的乔纳森早在这两个星期的大小报纸上高居头版。随之而来的八卦新闻层出不穷,无外乎围绕着布鲁斯的新情人和他们的私生子。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使乔纳森当时满身是血,但大家仍然认定那一定韦恩家的二公子,出于某种原因被雪藏了这么多年。因为布鲁斯再怎么风流放荡,这么多年里从没见过带着儿子一起约会,更何况约会的对象也有一个孩子。所以那一定是一家四口,不是什么临时家庭。


    很快,“知情人”挖出了二公子的身份,一时间,前一阵达米安和乔纳森的“校园打斗”事件延伸出了几个版本。


    有的说是达米安发现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弟弟,警告他别对韦恩家的财产有什么想法,乔纳森不服,所以达米安简单粗暴地把他揍了一顿;有的说是克拉克和乔纳森始终不愿意回到韦恩家,这让布鲁斯觉得颜面都丢光了,于是达米安受父亲的委托,劝弟弟早日回家;还有的说基于韦恩家老大之前天天站在老二的教室门口,也许是克拉克欠了韦恩家不少钱,达米安向乔纳森讨债来了。


    全美八卦新闻都围绕着这个亿万富翁扑朔迷离的家事,而引起热议的克拉克父子却在医院安静地度过了这段时间。克拉克虽然是个记者,但他对娱乐新闻并不热衷,就算是卡拉前来探望弟弟和外甥,也从不提起外面的流言蜚语。


    尽管后来知道真相的克拉克曾一度怀疑是不是布鲁斯使用了什么手段让卡拉在他面前保持沉默,但布鲁斯用自己胯下的老二保证这是不可能的,为此,他们夫夫俩对这个明事理的姐姐都感激万分,不过这是后话了。


    克拉克他们出院的那天,布鲁斯亲自当起了保安队长,硬是在那些把医院门口围得水泄不通的记者们当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守护老婆孩子安全上车。阿尔弗雷德亲自将一车韦恩直接开进了庄园,克拉克所有的生活物品被搬到了布鲁斯的卧室。


    “这是布鲁斯老爷的交代,我只是遵照执行。”


    老当益壮的管家不紧不慢地回复新主人的质疑,将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克拉克无奈地去找布鲁斯,却在主卧的隔壁找到了正在研究大幅世界拼图的父子三人。看得出来只是乔纳森的卧室,房间里已经摆放完毕,就连原本乔纳森钟爱的小摆件都原封不动地放在宽大的床头柜上,墙上仍然是男孩喜欢的足球海报,仿佛将他原本的房间整个儿搬了过来,还顺便扩大了三倍。


    克拉克依靠着门框,看着高大的男人背对着敞开的大门盘腿席地而坐,左右围着两个同样低头的男孩。他们的中间铺设着一块巨大的木板,上面零零散散地堆满了小块拼图,被男人身影挡住的木板中间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被拼出来的大洋洲部分。


    “黄刀……唔,是加拿大吗?那应该在这个位置,可惜加拿大还是拼得太少了,看不出形状。”


    乔纳森嘀嘀咕咕地将一小块拼图放在靠近他自己的木板上,克拉克猜测那是将来北美洲的位置。


    “别着急,亲爱的,我们会将这个完成的,然后就把它裱起来挂在你书房的墙上。”


    布鲁斯充满耐心地安抚着。


    “我的书房?我会有自己的书房是吗?”


    乔纳森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抬头看向他新上任没多久的Alpha父亲。


    他的父亲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他的兄长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带他去参观一下。


    “别着急,达米安,我们先把这个地图完成,我们已经完成了至少十分之一。”


    布鲁斯笑着抚摸了一把大儿子的脑袋,父子三人又安静地拼了一会儿,自从乔纳森找到了黄刀镇,他便开始致力于寻找完整的北极圈,他又找到了朗伊尔城,那是挪威最靠近北极的小岛。


    “以前幼儿园里的林内小姐说这些地方都有极光,真想去看看。”


    小男孩抬起一直佝着的上半身,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他之前受了太重的伤,就算现在出院了也需要大量休息,今天的活动量已经有些超过了。


    布鲁斯显然注意到了这个,他把男孩搂进怀里轻轻地替他按摩着,大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蛋。


    “我们会去的,今年圣诞节怎么样?我们就去北欧。”


    房间里响起两个男孩的欢呼,克拉克觉得他的眼睛有些发酸,他悄悄转身回到布鲁斯的卧室。


    这间卧室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乔纳森和达米安的卧室,房间内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的物品,衣橱里他和布鲁斯的衣服相互交错,床头摆放着曾经在小公寓里还没看完的小说,连套的卫生间里摆放着他的牙刷和毛巾,还有他惯用的须后水,仿佛他和布鲁斯在这里已经一起居住了多年。


    泪水弥漫上眼眶,终于顺着脸颊无声落下。太温暖了,克拉克有些不知所措,他曾做好了准备孤独到老,也做好了准备决不去打扰布鲁斯的生活,可布鲁斯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


    在他转身离开乔纳森卧室门口的那一瞬间,房内一直背对着门口的布鲁斯略微侧头,嘴角挑起真心实意的微笑。


    又过了半个月,乔纳森终于被医生许可去上学,达米安仍然三五不时地去他的教室门口蹲点,但乔纳森再也不会对他置之不理。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加上身份带来的微妙助推作用,他已经从心里接受了达米安的关心,他觉得这就是家人,这就是兄弟,这让他觉得感觉还不赖。


    学校里的留言碎语从来没有间断过,但乔纳森却不太在乎了,偶尔好事者会来问问乔纳森,乔纳森总是很骄傲地说那是他的哥哥。于是,学校里又传出了克拉克和布鲁斯的很多版本,其中不泛说克拉克是借着孩子上位。


    这些话还是伤害了乔纳森,刚巧有一次被达米安听到,达米安面色不善,但言辞坚定地说,“他们会结婚的,我的父亲和克拉克会结婚的。”


    这话通过乔纳森传到了克拉克的耳朵里,面对儿子带着兴奋和试探的问话,克拉克面红耳赤地否定。


    “不,我不知道这件事,亲爱的,你不应该那么容易被别人的话左右。”


    “那不是别人,那是哥哥,那是达米安的话。”


    乔纳森对达米安的认同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不惜用来怀疑他的父亲。


    “但我和布鲁斯还没有结婚,这是事实。”


    “我真希望你们能结婚。”


    乔纳森有点失望,但还是表达了他的意愿。


    “为什么?”


    克拉克觉得有些好笑,他的儿子那么小,恐怕连结婚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可以吃很多冰激凌。”


    乔纳森天真的样子逗乐了克拉克,他打发了小家伙去书房完成功课,脑子里却不能自控地想着乔纳森的建议。他有时候莫名其妙地相信达米安,尽管他知道达米安不是布鲁斯的亲儿子,但他们某种程度非常相似,而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非常长,达米安或许不是空穴来风。


    可他又觉得被动,他总不能去问布鲁斯关于这个问题,仿佛急着嫁给布鲁斯似的。现在他们的关系除了没有正式登记,和结了婚的夫妻确实没什么区别。


    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每天早晨一起起床,为对方打领带,一起下楼吃早餐,布鲁斯送两个孩子上学,他把两个孩子接回家,晚上在各自的书房忙碌,睡觉前总是禁不住Alpha的挑逗,来点有助于睡眠的运动。


    布鲁斯曾试图将他调回财经版,但克拉克拒绝了,他更喜欢相对轻松的体育版块,也舍不得一起工作了五六年的同事们,尽管佩里对他要求严格,但他明白佩里是个好人,布鲁斯也就由着他去。


    克拉克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他觉得人生已经完整了。


    圣诞节很快到来,布鲁斯兑现了对孩子们的承诺,提前一周就订好了机票和酒店,兴致勃勃地带着两个孩子亲自做旅行攻略。父子三人分头在网上查询着路线和景点,布鲁斯年轻的时候为公司的业务拓展去过好几次北欧,近几年没有去过,更没有带着孩子和伴侣去过,这种纯粹的休闲度假让他内心对那个冰冷的地方竟然充满了期待。


    他们运气很好,赶上极光大爆发,孩子们对着红红绿绿的天象激动得尖叫,乔纳森举着双手追着极光跑了一百多米,达米安紧紧跟随。克拉克也被这绝美的自然景观深深震撼,仰着头微微张着嘴目不转睛地欣赏。他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双手插在口袋中,他身边的Alpha只瞥了一眼极光就转头看着他,许久终于伸手一起插进他的口袋,在温暖的口袋中和他十指相扣。


    “谢谢你。”


    克拉克转头对他温柔地微笑,主动张开双手和他紧紧拥抱。他们在极光下激烈地亲吻,两片嘴唇黏在一起不愿松开,布鲁斯的内心感激上苍,让他在迷失六年后得以找回他的伴侣和孩子。


    直到克拉克气喘吁吁他们才松开,布鲁斯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个黑色的丝绒小盒子,神情紧张地吞咽着口水,后退一步单膝跪地,向克拉克打开首饰盒,还拿反了,发现怎么也打不开后才转了个方向。


    这个动作惹得克拉克忍不住发笑,一脸窘迫的布鲁斯也被这情绪感染,他和克拉克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之前的紧张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真诚。


    首饰盒顶端装有一个小小的聚光灯,照耀着盒子中间静静躺着的一枚戒指。戒指是一圈素色的指环,上面有一颗黄色的,表面粗糙的圆球,这不是一枚钻戒。


    “克拉克……”


    布鲁斯的声音沙哑,连忙清了清嗓子。


    “如你所见,这不是钻石,这是一颗陨石,它是铁质的,1906年在瑞典被人发现,它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数百万年,经历过冰川时代。碳60检测到其中有些物质存在于137亿年以前,那个时候还没有地球,就连宇宙也刚刚开始不久。也就是说,这颗陨石在宇宙之初就已经存在,在宇宙中随着某一个小行星遨游,再落到地球。”


    克拉克觉得自己的双手在不断颤抖,他的喉咙发紧,眼泪冲出眼眶流到嘴角,咸涩得发苦。


    布鲁斯微笑着看着他流泪,却没有半点要起身的意思。


    “我错过了你和乔纳森过去的六年,但我不愿错过你们未来的六十年。我把这颗陨石送给你,将它当做我的求婚。我想让你知道,对我来说你就像这颗陨石,原本是天上的星星,后来来到我的身边,请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为你奉上日月星辰。”


    克拉克泪流满面,他的眼前是布鲁斯模糊的身影,他捂着嘴却没法阻止抽泣。


    “克拉克,你愿意吗?”


    布鲁斯话音刚落,克拉克就弯腰一把将他抱住,他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韦恩家主的婚礼出乎意料地朴素,他们在韦恩老宅的旧址上宣誓,阿尔弗雷德是主婚人,卡拉做证婚人,他们的儿子是两个小伴郎,只有克拉克的父母和星球日报中他最要好的几个同事受邀出席,所有的记者一律被韦恩集团的保安团队拦在了三百米开外。


    克拉克的中指上带着那一枚陨石求婚戒指,直到婚礼上揭晓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们的对戒也是陨石材质,他惊喜地和布鲁斯交换了戒指,当阿尔弗雷德宣布新人可以接吻的时候,他被布鲁斯揽腰提了起来,他几乎踮着脚和布鲁斯接吻,浓郁的Alpha信息素将他包围,仿佛步入一座雪松的森林,他觉得满足又安全。


    婚礼的舞会部分还是公开了,五十名记者和一百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名流受到邀请,新人忙得团团转,乔纳森拉着达米安躲在一边吃着美味的冰激凌蛋糕。


    “如果你喜欢这个,阿尔弗雷德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达米安抽出一张纸巾把小男孩嘴角的白色冰激凌擦掉。


    “爸爸才不会同意我天天吃呢。”


    乔纳森一勺勺往嘴里填着蛋糕,口齿含糊,一大口下去差点噎住。达米安连忙给他递过去一杯果汁,又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自从乔纳森正式成为韦恩家的一员,达米安似乎一夜长大,相较之前的猖狂沉稳了不少。


    “今天爸爸的戒指真酷。”


    男孩吃了几口又发表了一句感慨。


    “以后你也会有的。”


    达米安面无表情地转头看了一眼被记者们围在中间的韦恩夫夫,转头专心地看他的小男孩吃东西。


    “唔?”


    乔纳森显然没有明白,达米安却不打算再说一遍,只是告诉他慢点吃。


    尽管后来布鲁斯知道那天达米安在病房外听到了,但在克拉克的强烈要求下,大家并没有告诉乔纳森关于达米安的身份,在乔纳森眼里,达米安的一切爱护都成了兄长的宠爱,这让他接受得心安理得。


    达米安与布鲁斯谈过一次,尽管布鲁斯并不觉得十岁的男孩懂什么情爱,但出于尊重,他还是听完了达米安对乔纳森的感情描述,他将主动权交给儿子。


    “我不阻止你们在一起,但你得凭本事。”


    婚期决定后,布鲁斯对达米安这样说,仿佛一种胜利者的炫耀。


    达米安咬咬牙,很想反驳他的父亲,如果没有自己对乔纳森的关注,他根本找不回他的老婆和儿子。可他最终没有这么说,只是在内心下定了决心,将来的某年月日,他一定会将乔纳森娶回家,就像布鲁斯和克拉克一样。


    “加油吧,儿子,祝你好运。”


    新婚之夜的第二天,克拉克因前一天晚上的过度疲劳而兀自酣睡,独自下楼用餐的布鲁斯拍了拍餐桌前的达米安,满脸得意。 


FIN


========================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选择在这一天把它完结,是因为今年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是一个陨石做成的吊坠,它成了布鲁斯用陨石戒指做求婚的灵感来源。


    非常感谢男朋友选用这个寓意深远的礼物,他是天文爱好者,在共同度过的过去五个多月中,迅速学会如何提高自己的情商,让我对他的智商叹为观止。


    以下秀一下这个高逼格的礼物。


    1906年在瑞典发现的Muonionalusta铁质陨石,维斯台登花纹非常清晰,而且美丽。碳60发现其中有些物质在137亿年前就已经存在,这让这颗陨石变得无比特别。


    握在手中的星辰,来自宇宙之初的爱。





评论
热度(171)
上一篇 下一篇

© kissciaos | Powered by LOFTER